躺着看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堕落的安妮塔(西幻 人外 nph) > 苦行的抉择(修文)
    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安妮塔的脑子昏昏沉沉,头重脚轻,连眼圈也是黑的。

    昨晚恶魔走了之后,情欲的余热还在敏感潮红的身体上停留了许久。

    虽说下面的确高潮过一次,但早就习惯了被alpha捣弄的身体却无法因此餍足,而是悬在浅尝辄止的半中央,亟待更多更深入的抚慰。甚至安妮塔自己尝试了好一会,也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整个情形简直就跟戴上禁锢器那天一模一样,只除了这一次她连能帮上忙的药剂都没有,只能无助又悲哀地忍耐着,等待身体自己慢慢冷却。

    在燥热情潮的折磨下,安妮塔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去,也正因此她到了第二天早上时仍然怨念深重——

    到底那几个可恶的禁锢器是怎么一回事啊……

    明明在恶魔手下的时候……那么轻易就……

    ……所以说为什么偏偏自己就不行呢??

    也太不合理了吧?!

    等到安妮塔郁闷万分地打着哈欠走出房门时,害得她昨晚辛苦万分的罪魁祸首,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金发的恶魔此时已经完全是彬彬有礼的样子,正在和房子的主人老奶奶愉快地交谈着,不用想也知道是扮演着「圣殿的准骑士西蒙」的角色。听到开门的动静,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地转头望过来。

    在恶魔兴致勃勃地投来的视线下,安妮塔的身体一下就心有余悸地僵硬了起来,不仅如此,老奶奶和蔼的笑脸也让她后知后觉地想起——

    昨晚……又跑又哭的……

    动静应该很大……

    “小安妮,昨晚睡得不好吗?”老奶奶笑眯眯地抬头望向她,叫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起的昵称,“……你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,是床太硬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安妮塔睁大眼局促地捏住了袖子,脑袋一下子变得混乱。

    糟糕,要怎么回答啊……?!

    昨晚到底……有没有被听到呢……

    她下意识瞥向了金发的恶魔,又在对方意味深长的目光里回忆起了更多不妙的景象,身体陡然就泛起了热意。

    安妮塔愤愤地别过了眼,或许她的神情让老奶奶误会了什么,白发苍苍的老人语气一下子变得不安起来,“真抱歉,我们乡下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”直到此时,恶魔才不紧不慢地接过话,“您别担心,圣职人员可没那么娇气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慢条斯理,嘴角含着无懈可击的温柔笑意——

    “只是我的妹妹第一次接到出远门的任务,一直担忧得睡不着觉,已经好几天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老奶奶这才恍然地松了口气,“多亏了有各位圣殿的大人们在奔走,我们才能好好在这呢……光明在上,只要你们不嫌我招待不周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恶魔在这样的场合游刃有余得令人惊叹,嗓音甚至比布道的牧师还要柔和,“……您都把自己儿子的房间收拾出来了。我看到墙上挂着的猎弓,他一定是个强壮的小伙子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您真是说对了,我的儿子以前就是猎人,不过他自从结婚后,就跟妻子跑到镇上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是说到了自豪的孩子,老奶奶很快就兴高采烈地絮絮叨叨起来。安妮塔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老奶奶毫无异状的表情,渐渐地松了口气——

    所以说,应该还是没被听见吧……?

    ……也对,之前在圣殿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……这毕竟是一个存在「光明」的世界……

    尽管松了一口气,但在恶魔就坐在一旁的局面下,安妮塔仍然满心不安,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她脑子里乱糟糟的,一时迫切地想赶紧逃离现在的场景,立刻和可恶的恶魔分开,一时又想起恶魔火热的身躯紧紧压着她,目光势在必得的样子,一时又万分困惑地想到恶魔干脆利落关上房门的余音,一时眼前又浮现出恶魔在月色下带着深沉的恶意凝视她的景象,还有恶魔与她的几次「交易」……

    对了,交易!!

    安妮塔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——

    制作抑制剂的材料!!!

    直到恶魔和老奶奶有模有样地道别,两人再次上路时,安妮塔才终于有机会提起这件事——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西蒙,昨天晚上,你……”

    恶魔似笑非笑地回过头,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,“嗯?”

    尽管恶魔此刻看起来无比入戏地沉浸在「圣殿的准骑士西蒙」的角色里,一头璀璨的金发配上正直怜悯的神情,光风霁月得仿佛能随时出现在任何一个教堂,但安妮塔仍然忍不住感到气短,她全身都绷紧了,紧张得吞咽了下,才接着说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说,关于抑制剂的材料……那个交易,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在恶魔饶有兴趣的眼神下,她鼓起勇气尽可能提醒道:“就是那个我把配方给你,你把那本书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你说这个呀……”恶魔的视线好整以暇地停顿了一下,狡猾地反问道:“……为什么非要抑制剂不可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艾利格欧斯太粗暴了,让小安妮害怕了吗……”恶魔的嗓音逐渐低哑,带上了蛊惑的意味,“……我的话,可不一样啊……就像昨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昨天晚上?!

    他还好意思说!

    安妮塔恼火地想要瞪恶魔一眼,但又不敢明目张胆,只能忍气吞声地重复:“我、我就是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,可是……”恶魔的视线带上了一点微妙的恶意,居高临下地在安妮塔身上游移——

    “小安妮的心里,明明也很渴望alpha吧?就连现在,你也是一副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轻浮地掠过安妮塔的脸颊,在她涨红了脸气愤地扭头躲避时,慢条斯理地从发梢上摘下半片落叶,“……一副欲求不满的可爱样子。”

    什么、什么啊?!!

    “你少胡说了!!”

    安妮塔还是没忍住,愤愤地仰起头瞪向恶魔,“你知道什么啊?!别自以为是了!你就说还算不算数吧?!”

    但话脱口而出之后,安妮塔又懊悔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如果恶魔生气的话……

    她惴惴不安地觑着恶魔,却发现对方并没有被惹怒的表现,反倒是兴致勃勃地给她鼓起掌来:“哇哦……与自己的欲望作对,真是令人敬佩的选择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恶魔声音沙哑,兴味盎然地低语道:“……这对omega来说,不会太辛苦了吗?”

    “omega,人类所记载的「魅惑」女巫,据说是一种无法独自生活的族群啊?唔,在近几百年的围猎之后,处境也变得更加糟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明有机会在圣殿的庇护下自由自在地生活,却选择了召唤恶魔……”

    恶魔伪装了颜色的眼睛里浮上了熟悉的幸灾乐祸的笑意——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跟艾利格欧斯做,就那么痛苦吗?”

    恶魔轻描淡写的话语里透露出来的「魅惑」女巫的信息,让安妮塔一下就头大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虽然不是没有过猜测,也在书页的只言片语里了解过一角,但她确实……没有想过会是这么糟糕的状况。

    ……被「围猎」……

    那岂不是说,她在做出抑制剂之前,都得东躲西藏了吗?!

    然而对未来的忧心忡忡,也并不影响安妮塔在此时此刻的恼怒——恶魔问的那是什么问题啊?!

    她甚至没有犹豫,就气呼呼地反驳道:“这根本不是做、做那种事痛不痛苦的问题吧?!”

    一想到被之前alpha那样对待,安妮塔就感到一肚子火:“哪里也不能去、什么永远停留在视线之内、每天都被关在房间里……那跟被豢养的宠物有什么区别?!”

    ——这种生活想要逃跑,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!!

    就算是要东躲西藏,也比过那种毫无自由的生活要好吧!?

    「被豢养的宠物」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金发恶魔高高地挑起眉,嘴角勾起了极富意味的嘲弄笑意——

    啧,原来是这种天真的理由啊……

    斑驳的树影,浮动的尘埃,以及不远处鸟兽的动静一同倒映在恶魔的视野里。即使是行走在偏僻村庄的小路上,目之所及的一切,也一如既往地沐浴在耀目的日光之下,欢欣鼓舞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而曾经与日光同在的圣典,镌刻于第一篇章的第一句话即是——

    「众生无不是主的羔羊」。

    恶魔一下感到意兴阑珊起来,他无谓地收回了视线,毫不在意地翘着嘴角道:“唔,既然你非得要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材料……其实也不是不能给你,但那可不是你想象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恶魔懒洋洋地往前走,漫不经心地补充道——

    “那本书只不过是一点灵魂碎片,里面夹的东西——不管你看到的是什么——都是我的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恶魔的血,能让灵魂产生幻觉——某种程度来说……是会让人心想事成的好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你想要的那种效果……”恶魔遗憾地摊了摊手,“那可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幻觉……?

    安妮塔愣愣地看着恶魔百无聊赖的样子,先前的所有不对劲在此刻一股脑地在脑海里涌现出来了——

    明明喝了抑制剂,却还是会手脚发软,体力不支,跟以前发情期完全不一样,她还以为是剂量不够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还有后来天使打开那个瓶子后不可遏制的暴怒……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就在安妮塔愕然失神之时,恶魔满不在乎的声音响起了——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不如……来做个新的交易吧,小东西?”

    恶魔的低语在安妮塔的脑袋顶上沉沉地震动着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你的飞行器降落的地方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就帮你……得到真正的omega抑制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