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着看小说 > 其他小说 > 迷雾森林(暗黑强制爱NPH) > 45淋漓(电话性爱H)(2)
    “这么坏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气息都渐渐不稳了。

    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是在说笑,但两人都有情,同床共枕过那么多次。

    知道彼此最动人的风情。

    此刻,就免不了又想念起对方那具美好肉体。

    “下面湿了没有?”蒋黎的目光盯住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林安颜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应该是湿了的,在刚刚,她就感觉到下面一阵湿意。

    “摸一摸。”蒋黎蛊惑着她。

    呼吸变得炙热,林安颜低下头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烫的。

    一只手顺着睡裤摸进去,内裤外已经湿了一片,粘粘的。

    脸变得更烫了。她没说话。

    隔着耳机都能被撩成这样,林安颜你出息了……

    对方似乎是预判到她的情况,蒋黎轻声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已经湿了吗?宝宝好敏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才没有呢。”她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她变哑的声音出卖了她,蒋黎显然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有多湿?”他直白的问法越发挑起她的情欲。

    耳际也变得发烫了,她听到他问她,“一根手指现在操的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”林安颜含含糊糊地回答,双腿不受控地夹紧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把手指插进去,慢慢的,像老公平时操你之前做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像是下达的咒语。

    林安颜将手指沿着内裤边伸进去。

    小穴湿滑,不费力地就塞进去一个指节。

    被包裹的感觉很好,她学着蒋黎以前做的样子,在里面轻轻搅了搅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他的引诱声低沉撩人。在黑夜里包围着她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插一插。”

    “好棒啊宝宝,阴蒂头都已经硬起来了,轻轻揉一揉,转圈圈,嗯,好乖。”

    “好,现在再伸第二根手指进去。放松……”

    呼吸变得急促了,怕被发现的羞赧和逐渐涌起的情欲折磨着她,“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开口才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变娇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内裤……湿透了。”她不好意思地开口。

    那边静了一静,林安颜听到了皮带扣解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蒋黎的声音变得暗哑,“没关系的,做完老公帮你洗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湿透了是吗。宝宝好棒。老公插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具有蛊惑力,林安颜身体最深处的欲念全部被他勾起。

    林安颜不自觉地脱掉了裤子。

    伸进两根手指,随着他的声音在小穴内快速地抽插着。脑中想象着是他在插着自己。

    皮肤的体温在逐渐升高,让人害羞的水声响起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,像空气一样,无孔不入,钻进她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宝宝的小穴好小,好美。自己扒开,让老公全部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乖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他撸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宝宝水好多,夹的我好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腿再分开一点,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宝宝好粘人。”他的声音沾染着情欲。

    手上的动作和心跳都在加速,她克制不住地呻吟,“我才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夹着我,我都出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好羞耻,她想让他不要再说,可身体最里面此刻却无比需要他,“蒋黎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宝我在这里。”他温柔的声音包围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。”林安颜说。

    他听着她带着哭腔的声音,突然很恨自己。

    他现在应该在她身边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颜颜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是此时才发现自己多么想他的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要异地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她需要他的时候他都在她身边呢。

    还要多久。

    “宝宝……”蒋黎叫她。

    “再给我一点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小心地问了一句,“那……还要做吗?”

    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不行了吗?”

    蒋黎也笑,“颜颜,你今天说的话你最好是全部记住。下次见面的时候,我当面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“转过来,屁股翘起来。让老公扇一扇。宝宝最喜欢这个姿势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低低地喘着,“可以插得最深,进到最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多水。宝宝你水好多,都流出来了。老公帮你舔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快一点,蒋黎,再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紧。宝宝你咬的我好紧。”

    蒋黎闷哼着,喘息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真的在插她一样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宝宝你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射到你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……”快感在积聚,林安颜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“老公要射了,宝宝好乖,都射给你。要我吗?”

    林安颜的回答很肯定,“要。我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呼吸也变得不平,“我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她真的没法再说话了,高潮来临前的每一秒都万分难熬。

    她想要哭,想要叫,可他却不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蒋黎……”身上的汗浸湿了,她像脱水的鱼儿被抓紧了呼吸,“嗯啊,你你是蒋黎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……射给我,都射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高潮来的太快了,眼前一阵白光来的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林安颜倒在床上,颈间头发都被汗湿。

    意识涣散,良久后,她听见蒋黎的声音,“还好吗宝宝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很满足。

    他轻笑了一下,“颜颜,你真的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鼓楼的钟声响起,一道烟花从窗外炸起。

    更多的爆竹声从远方传来。

    新的一年到了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,颜颜。”他对她笑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,蒋黎。”

    高潮后的身体拾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买了礼物寄回去,明天应该会到哦。”蒋黎说。

    他之前从来没说过,林安颜觉得好奇,“你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你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林安颜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新年礼物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蒋黎回答得毫不犹豫,“暴富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”林安颜笑了起来,“俗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俗啊。”蒋黎承认。

    “赚了足够的钱,就可以不用出去,只要待在家里,我要天天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抱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亲你、操你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的时候也操你,睡觉的时候也操你,看电视的时候也操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安颜不满地扬眉,“你有那么能耐吗?”

    蒋黎慢慢地告诉她,“比你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可我听说,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自己就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黎很意外,“哪里学的话?颜颜被教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坏的过你啊。”林安颜说。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零点的世界很安静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蒋黎看了她很久。

    “颜颜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说。

    “等到我再也射不出的时候,你会嫌弃我吗。”

    林安颜大剌剌地回他,“所以叫你省着点用啊,细水长流。”

    “长不了。”蒋黎说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就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林安颜扑哧一声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后知后觉地有点害羞。

    “快睡吧。谢谢你陪我到这么晚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意,他全清楚。

    “不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没礼貌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我。”她装作凶狠的样子说,“你已经上了贼船了,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这样。那麻烦船长把我再捆得紧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蒋黎的心情已经彻底好了起来,和她在一起,他怎么总是如此快乐呢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,宝宝。”他轻轻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有以后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