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着看小说 > 其他小说 > 缘浅(百合abo)哑巴A > 采花大盗的陨落
    晚饭前,沉知墨带着轰山炮回来了。

    天气大,驴嘴淌出沾连不断的涎水,沉知墨一双唇却闭得紧紧的,尤其抵拢了看到方语和季曼笙已经打堂屋落座吃饭了,季曼笙一条腿还支在方语腿上,嘻嘻哈哈不知道在笑什么。

    她也不出声,就那么站着,静静等着两人发现她。

    “哟!女媳妇儿回来啦?”这一站就是小半个钟头,快下席时,季曼笙终于从小alpha的温柔乡里拔了出来,冲她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按她以前的脾气这饭是送到嘴边也不肯吃了的,奈何在外头烤了一下午,饿得心里发慌,肚皮里那张嘴也在催粮食,连连踢了肚皮好几下,她只好拖着驴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故意把手铐摇得哐哐的,季曼笙从胸口摸出一把小钥匙,

    “受委屈了?”

    沉知墨刚要答话,驴比她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昂!昂!”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季曼笙是对着驴问的。

    好啊,好啊!

    手铐一解开,她飞快抓了几个面饼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变成北方胃了?”

    沉知墨克制住不去理会背后的嘲笑,快步冲回了房间,把着房门恶狠狠地瞪着季曼笙,等到人家眼睛朝那边看了,她又猛地合上房门。

    “原来表姐今天犯的是哑病。”就这幅样子最有趣,季曼笙一边笑一边摸出香烟盒子。

    [别作弄她了。]方语放下正在收拾的碗筷比划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心疼了?”

    没点头,也没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上赶着给人家当后妈,人家还不一定乐意。”

    看到方语陡然耷拉下眉毛,季曼笙突然理解了沉知墨为什么这么爱欺负方语。

    可怜巴巴的,招人欺负,欺负完再好好疼爱疼爱,啧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她抬手捧住alpha的下巴,“既心疼,当时怎不阻拦?最讨厌妯娌扯皮你们这些alpha就在旁边躺棺材板装死人。”

    方语指了指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对、对……我知道,但其实你很开心罢?两个omega为了你扯皮?别以为我不晓得你的那点心思。”

    季曼笙将方语拉近了些,就在唇与唇快相贴时,又往旁边偏了几寸,在白皙细嫩的面颊滚下一排口红印子。

    “可别把你捧坏了!”她衔着滚烫的耳垂,确保这句话一字不落地钻进了方语耳朵眼里。

    两人没注意到身后的房门什么时候打开的,在她们注意到之前,那扇门又悄无声息地关上了。

    书上没写,孕期还会胸闷气短……心绞痛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本想出去端碗汤,没成想看见了……

    入夜,沉知墨躺在床上,回想着傍晚看见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季曼笙比她对方语好多了。

    但……即便现在,她也不认可恋爱与婚姻需公平的言论。

    感情哪有公平可言?

    方语喜欢她,自愿付出多一些,是应该的,她也享受着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可……方语好像真的不想同她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再回过神,眼角有些湿润,心腔涌出莫名的空虚感,一点一点蔓延全身,沉知墨翻下床。

    想要什么东西裹住自己。

    身体鬼使神差游荡出房间,夜悄悄的,脚背上飘着裙摆,恍惚间自己好像变成了这座老宅的一缕游魂,游到昔日的戏台上,现在沦为季家的晾衣台,从挂起那一件件衣服中找寻着渴求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把脸埋进一件白布衬衫里。

    刚晒的太阳味儿、洗衣皂味儿、alpha的体香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衣服有好几件,沉知墨把它们都收下来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这不是偷,天亮之前她会把它们挂回来的,她一面这样想着,一面直接套了件到身上,这才略略感到安心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又“经过”了方语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推了推门,锁了,往旁边一打眼,窗户开着,窗底下还放了张小凳。

    看来方语还是想她进去的,不过是新的考验。

    沉知墨扒住窗台,踩上小凳。

    窗台不过半人高,要没怀孕她可以很轻松就翻进去,坏就坏在怀了孕得时刻紧张着肚子……沉知墨用胳膊隔开一段距离,使上臂肌肉发力一撑……

    嘿!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她双手扶住窗框,脚刚好踩到房里的书桌上,歇了一会儿,又坐到桌子上慢慢滑到地面。

    今晚月色有些黯淡,只能模糊看见床上的轮廓。

    进来时动静忒大,她不在乎,等进来了,反而小心起来,一步步轻轻挪到床边蹲下。

    方语是侧着睡的,脸刚好朝向她这边,她伸出手点了点方语的鼻尖,又抽抽鼻子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味道。

    沉知墨迅速爬上床将alpha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怀中人惊醒,扭了扭身子,她下意识呵斥了一句,又觉得语气太凶,柔了声线补了一句,“昨天都做过了,还扭什么?我怎么不去抱别人光抱你?”

    方语依旧呜呜地扭着,沉知墨加重了力道,同时要低下头去亲方语,一道黑影却缓缓从方语背后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表姐……怎么不抱抱我?”

    那影子半撑着胳膊肘,披头散发,像艳画里的古代女子一样斜躺着,一说话给沉知墨吓得一咕隆,胸口咚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季曼笙!”声音已然变了调子,夹着嗓门抽出话来,“你怎么在这儿!”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状况?

    影子越过方语朝她飘了过来,她想躲,身子却僵着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此时她倒希望床上是鬼而不是姓季的了,或者季曼笙本来就是鬼、是妖精,扑倒她的一瞬间就会褪下画皮,张开血盆大口吃了她,季家也会变成阴气森森的鬼宅。

    再反应过来,季曼笙已经撑到了她头顶,“你为什么在这儿,我就为什么在这儿~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小语聊天的!”

    见那张漂亮脸蛋被吓得面无血色还在嘴硬,季曼笙吃吃笑道:“对对,我也是来找小语聊天的,大家都是亲戚,有的是话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这里干嘛!”熟悉的口吻让沉知墨收回了魂儿,她开始变得愤怒。

    季曼笙是什么人?大半夜跑到别人床上聊天?鬼才信!

    “女媳妇儿你身手挺好的,大着肚子还……我记得我锁门了啊,我看你别去英国了,来姨娘这干也不赖……”

    越是着急,季曼笙越是绕着话讲,沉知墨知道这人的德性,干脆闭了嘴,又伸手去掏方语。

    “诶,”季曼笙压住她的手,一翻,躺到了她和方语中间,“怎么还动手动脚呢?女女授受不亲,就由我这个长辈睡中间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