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着看小说 > 玄幻小说 > 竹马总裁失忆后.他为爱下位(微虐男) > 第103章停车场后入(高)
    前情提要:说下写的男主的特殊癖好不纯在把别人当成play的一环恶心别人哦,他只是喜欢和女主一起体验刺激感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好几个场景都是在户外做爱,有人在的情况下,但无人知道她们在做爱。写手会合理化的。

    并且完全不纯在会弄脏公共设备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苏羽棠要疯了,这样能看见外面景象的做爱她怎么会更兴奋,更容易高潮啊!爽的她脑子都要懵了。

    江睿正面抱着肏她,并来回在办公室踱步,她穴道越肏越湿,收缩剧烈,爽的他恨不得一直埋在她穴道里。

    “宝宝亲我。”他对埋在胸口喘息哼唧的人儿说道。

    苏羽棠直接扒开他的衣领,亲在他的胸口上,“额~有点湿~。”

    江睿一个深顶,“是让你亲我嘴。”

    “哈~,”她抬起头,向他凑去,却被他抓着臀部,鸡巴在穴道蠕动,她无法抬高上身,去掰他脑袋也因胳膊软掰不动。

    “老板,请把您高傲的头颅低下点,秘书好亲您。”她冷嘲热讽道。

    江睿低下头,对上她的冷眼,转瞬见她眼神变成温柔如水样,“老板真懂事。”她捧着江睿的脸亲上去。

    鸡巴再缓缓动起来,他微偏头躲过亲吻,“小秘书的真实职业是变脸艺术家吧!”

    “啊~,那是什么职业呀?你给不给亲嘛~。”她娇嗔道。

    江睿将她放坐在沙发椅背上,单臂搂着她,稳住她的身体,长臂从腰身贴覆上她的后脑,他的长腿微曲,鸡巴肏的幅度加大。

    他低头凑近她,“宝宝要亲就好好亲,不准乱来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想翻白眼,他现在怎么就跟她的监控器似的,总能知道她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她享受着被肏的同时亲上他,老实地用舌头去舔他,亲的江睿酥麻的紧,江睿才觉得让她老实才是对自己的折磨,他根本抵抗不了她给的亲昵。

    鸡巴肏的更大力,大掌固定她后脑,唇瓣也亲的疯狂,另一只大掌抓着她的小手迭在一起,伸进衣服去摸他的胸肌。

    不多时,苏羽棠迎来第四次高潮,穴道全面挤压的江睿低哼一声,紧抱上怀里的她,重喘着精液飙射而出。

    两人紧抱在一起感受高潮同爽的愉悦,心跳声和呼吸声高度吻合。

    须臾后,苏羽棠感觉量很多,超多,“你就不能偶尔自己解决一下吗?”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微微湿哑。

    江睿亲吻上她侧脸,低喘铺散在她脸颊,“有宝宝,为什么要自撸?”她给的舒爽怎是手动比的了的。

    而且最近他忙的根本没有时间去解决生理需求,“除非宝宝给我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你以后就把他送到我公司,我撸完了再给你送回来。”她调皮道。

    江睿松开她,下睨上她的古灵精怪样,拍上她臀瓣,“那样还能用吗?一点都不知道疼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疼人了,我可会疼人了。”说完张口就在江睿下颌咬了一口,对上江睿吃痛的神色,“疼不疼人?”

    江睿瞧着她得意的神色,大眼亮晶晶的,哼笑,“咬在鸡巴上更疼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几分力度?十分怎么样?直接报废。”

    她是笑着说的,却让江睿鸡巴抖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再接话,单臂抱起她,走向沙发坐下,双手在她身上摩挲。

    苏羽棠窝在他怀里,休憩着,他身上海洋味的香气让她很安心,她喜欢和江睿做完爱后这种平静相依地感觉。

    她知道江睿也喜欢,就像两人的肉体与灵魂共同承载在一片荷叶之上,既有飘荡感,也有踏实感。

    片刻,江睿和她闲聊起来,什么都聊,问她门店找的怎么样了?苏羽棠如实回答,也问他和股东们聊什么?江睿照实回应。全面参与着彼此的生活,并自愿捆绑。

    后面居然聊到江睿接手公司时对股东使用的那些暗招,以前她没立场问,现在她通通问了遍。

    江睿确实还用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手段,听的苏羽棠起劲的不行,良久后,在沙发那处扩散出不小的笑声。

    远处看,两人在沙发那相拥着谈天说地,好不惬意,她们脸上都是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江睿埋在穴道的鸡巴又有了硬的趋势,他俯头吻在她的发顶,“宝宝小逼里好暖,现在天这么冷,真想把鸡巴一直放里面暖着。”

    “一次一百万!”她的疲累已缓解,随口敷衍他。

    江睿轻嗤,“真是个小财迷,等会老公就给你打一亿,先付个一百次的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兴奋地盯着他,“真的?”眼睛亮极了。

    江睿点头,“不过,老公想怎么肏就怎么肏!想在哪肏就在哪肏。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,我给你打一亿,我想要了,你光给我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把之前的口活给我结了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转瞬炸毛,“凭什么?那你把我们做的次数也给结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脑子真就开始算账,可回想了一会脑袋就成了一团麻,毕竟谁会记做爱的次数。

    江睿笑看她眉飞色舞的模样,“五十七次,你爽了一百三十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啊~,你记得这么清楚。”她惊讶,她们才在一起半年,中间还有空档时间,她们做了这么多次吗?还有她爽没爽他怎么都记住了。

    “数字敏感而已。”江睿回的随意,他确实数字敏感,但只要跟她相关的,他莫名记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苏羽棠撇嘴,记起江睿说的是实话,从小到大她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“那你算算你该付我多少钱?”她小手在他眼前一摊,一副问他要钱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宝宝爽的次数比老公多,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苏羽棠蹙眉瞧他得意的样子,真讨厌!“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次数是真是假?说不定是你胡编乱造的呢?”她开始赖皮不认账。

    江睿叹气,知道她是故意这样说的,大掌摸上她的头顶,宠溺地看着她,“宝宝的小脑袋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要我的钱,和我结婚,我的钱不都是你的了。”他提议道。

    苏羽棠瞳孔放大,回想到他给的纳彩聘书还在爷爷家,还有大楼赠予协议,她都忽略了。

    瞧见江睿面上期待的神色,她语塞了,但结婚后就得面临生小孩的问题,她不想付出她的子宫,她并不伟大,也不想做一个伟大的女性。

    须臾,她吸气一口,注视上他的双眼,“江睿,我是很喜欢你,可我给不了你婚姻的承诺,我并不想因爱你而丧失了自我。”

    她眼神撇开,不敢看他,眼里已蓄了泪,她觉得也许她说了,她们就没未来了,可她不想骗他。

    江睿眉骨下压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和她再次对视上,他眼里已满是苦楚,“原因?”他在尽量保持冷静,压制怒气。

    苏羽棠抿唇,再次撇开眼神,不想看他难过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不想生育?”

    她惊讶转过头,对视上他询问的神色,“你……,”她想不会又是李炎木告诉他的吧。

    江睿情绪松弛下来,“苏羽棠,我要的是你的人,不是你的子宫。”他的声音稳实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她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不信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他摸上她的小腹,“这是你的子宫,你自己做主,不该我做决定,我只想和你这个人过好这一生。”他说的诚恳。

    苏羽棠眼里的泪顷刻掉了下来,“江睿,你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,不然就算我怀了,我也有一百种方法给打了,然后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。”腔调满是强韧的湿意。

    江睿一手覆上她的后脑,和她抵额,另一只手为她擦掉眼泪,“我知道,宝宝,我知道你的脾气,所以我才敢给你承诺,你,才是我的重点。”

    至于孩子,现在还不是时候,他选择跳过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掉的更狠了,她承认已被江睿完全打动,她的眼光没有出错,江睿确实是明珠。

    江睿脑袋退离几寸,瞅着她眼泪越掉越多了,知道她会感动,但怎么哭成这样了,“宝宝,别哭了,再哭老公可就肏你了~。”顺摸上她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苏羽棠抽噎一下,尽力止住哭声,“江睿,你怎么老是喜欢破坏人的情绪。”她娇怒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他握上她的手,和她十指相扣,“那宝宝愿不愿意嫁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她撇嘴,“你这求婚也太草率了吧。”她佯装着不满。

    江睿淡笑,“确实,我重新好好准备,但到时候你可别当场拒绝我,不然……。”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搞强制。

    她甜甜一笑,“看你表现喽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小狐狸!”江睿在她鼻子上轻刮了一下,“你要的老公少不了你一点。”他得意道。

    苏羽棠抱上江睿脖子,凑到他耳边轻吟道,“谢谢老公~。”

    又酥又甜的声音听的江睿鸡巴一抖,接着又听见她说,“提前让你预支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,一次不够!”下秒他就挺身并搂上她,将她压在沙发下,正想就着精液继续肏弄。

    “别~,江睿不做了,我后面还有事,得走了。”她赶紧双手推上他的胸膛,制止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江睿满脸哀怨,他都还没肏过瘾。

    苏羽棠亲上他脸颊,“老板乖乖,让让你未来老婆好不好~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全部的嗲功,都到这个地步她很愿意满足江睿的男人主义。

    江睿心被她的撒娇弄得痒痒的,“再来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好老板~,啵!”

    “帅老板~,啵!”

    两句夸奖后的亲吻,苏羽棠见他还是那幅想要她继续说的挑眉样。

    她懒得跟他废时间了,直接在他耳边轻说一句。

    江睿立马从她身上坐起,抱起她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浴室淋浴,江睿问苏羽棠怎么会选这套情趣衣,并且在想他们是不是真的心灵相通。

    苏羽棠回他一句只有这套布料最多,打裂了江睿的想法,但他又转念一想,虽然不是按照他心里的想法选的,可她就是选的这一套是他最喜欢的,那就是说明他们很契合。

    两人快速冲完,苏羽棠没有衣服就穿他的了,黑衬衫当裙子穿,而黑风衣直接能包到脚踝,奇怪的紧,但又足够亲密。

    没有内裤江睿说让秘书去买一次性的给她,她不想等,也不想让他秘书去做这么奇怪的亲密事,毕竟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呢。

    不过苏羽棠还是趁机牢骚江睿两句,他有五个秘书也太夸张了吧,还都是个顶个大美女。

    江睿听着她那酸溜溜的话,问她是不是吃醋了。

    苏羽棠想了想,坦诚点头,又摇头。告诉他,她是有点吃味,但是完全信任他的,知道他不会做出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苏羽棠认为会出轨的男人把他流放至荒岛,他也会出轨,而除此之外的特例男人都早已在识货的温柔乡里被珍藏着。而且男人不出轨也没什么好褒奖的,守住作为人的基础底线就是好男人了?可笑!

    第二天江睿还是安排王秘书将五名秘书合理安排至其他部门,工资上涨百分之十。

    五名秘书的空缺从他爷爷那时都有的,她们也是正常靠实力升职而来的,他就正常的工作安排派遣而已,只是想给她足够的安全感,虽然看似她不需要,但他就想给。

    江睿不情不愿地送苏羽棠出办公室,走到电梯门口,江睿凑到她耳边说,“宝宝胆子也太大了,给我不穿内裤来回跑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见江睿面色不悦,笑笑回他,“我这还不是为了方便老板嘛。”伸出小手做发誓状,“下回不敢了。”样子乖巧的很。

    江睿抓上她的细腰,使出几分力捏了一下,“仅此一次!”

    她识趣点头。

    秘书办现在有两位秘书在,一位识相没有去看他们,另一位则在偷偷看他们。

    偷看的秘书这才发现江总的另一面,她升上来也没多久,和老板为数不多的照面中,她看到的老板就是个冷面严谨的工作狂。

    现在老板用两个词形容就是,松弛,柔情。

    电梯到达,江睿捏起苏羽棠的下巴抬高,下口在她下颌咬了一下,力道适中。

    秘书心中又多了一个词,幼稚。

    苏羽棠还是痛的蹙眉,她推开江睿快速转身走进电梯,透过电梯的反光瞅见下颌的牙印,眉头蹙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转头瞧见江睿双手插兜,脸上满是得意的微笑看着她,一副报仇得逞的骚样。

    她咬咬唇,紧按住电梯关门键,在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刻,对江睿来了一招勾引操作。

    用最无辜的眼神看着他,却伸舌头在另一只手背上慢慢轻舔,像猫猫舔爪那般。

    江睿转瞬眉头就皱上了,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搞这么诱惑味的动作,加上他本来就没肏够她,他迅速去按开门键,不管三七二十一非得把她弄回来再肏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电梯门完美在苏羽棠挑衅的眨眼中闭合上。

    “操!”他拿出手机给苏羽棠发去一条微信,‘宝宝得意过头了!’

    在电梯里的她收到江睿微信直接无视,老板专属电梯就开了一部,他就算下一层去员工电梯下来,他也赶不及。

    当她美滋滋地走出电梯,却听到隔壁电梯有响动,也许是第六感,她有些不安,快速走进停车场,找了根宽大的承重柱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悄悄冒出头去看,果然是江睿在到处张望,她迅速收回头,心跳加速,心想他怎么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给他发微信,‘你们公司停车场出口的路该找人平一平了’

    接着她清晰听见后背柱子那头江睿的冷笑声,她的心情紧张到无以复加,连腿都软了,她在柱根蹲了下来,真就跟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。

    滴~滴~滴~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苏羽棠按住狂跳的心脏,小心翼翼地冒出头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,没发现他的身影,她想人肯定被她引走了。

    她收回头,一转头,江睿就在她另一侧站着,昏暗的灯光下他冷脸叉腰俯看着她,一身黑衣黑裤,加上他气势汹汹样,但凡她胆子小点,能被他吓哭。

    她干笑两声,无辜大眼仰视他,“我迷路了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声音冷的跟粹了冰。

    “信,肯定信啊。”她唰地站起身,蹲太久了,脚底下却在打绊子。

    江睿黑脸伸手扶住她,苏羽棠趁机往他怀里一钻,“睿哥哥,你家停车场好大哦,大的让人家在里面迷路了啦。”她拿出最做作的模样对付他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确实是该让宝宝涨涨记性了。”他冷硬的声音响彻她耳迹。

    什么啊?下刻她还在思考时就被江睿翻过身子,他一掌紧抓住她的双手紧按在柱子上,另一手去解她的风衣。

    “江睿,你要干嘛?”苏羽棠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让宝宝履行承诺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刚才在沙发上对江睿承诺的,‘下次他想在哪做都满足他’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,瞥见江睿面容紧绷,脸色跟他的黑色高领毛衣一样黑,她咬唇转回了头。

    “别啊~,睿哥哥,我……,”他感触江睿的手已经摸到她阴蒂上了,开始在她阴蒂上搓揉着。

    她扭臀躲避,可是身体被他折腾的好酥麻,“不~哈~要~,”

    她的身体被刺激的不行,妈呀,在低下停车场做爱,这也太大胆了吧。

    他的手就像在下迷药,穴道已经被他的手指侵占,在她敏感软肉处抠挖着,她要更晕了。

    “江睿,你不要~这样,嗯~,这里是公共场合啊!”她竭力拒绝着。

    她折腾半天了,早已没有在办公室对付他的那种体力了,只能虚软地扭身躲避,想抬脚踢他,穿着高跟鞋一条腿已经难以站稳了。

    江睿凑到她耳边,“宝宝这是老公的停车场,不是公共场所,这片区域的大门已经关闭,监控都关了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这才明白江睿怎么就这么快能找见她,真是失策了。

    “咕叽~咕叽~,”手指插穴道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听的她脸都红了,听的江睿更兴奋了,刚好他想试一下刚才在更衣间,他揣进兜里的定制品,本想晚上去接她用上,提前用更好。

    “额~,可我还有事啊~,”她拒绝道。

    她说这个江睿更来气了,直接又插进一根手指,大拇指按压阴蒂更起劲了。

    从后面看他完全将苏羽棠遮挡住了,只在下方双腿之间时不时出现一双乱动的高跟鞋跟。

    “去见曹伟晔?”他咬牙在她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江睿满腔怒火,她拒绝他的求欢居然是为了去见圈子里喜欢睡女人的垃圾男人,可惜人遮掩的很好,在外一副斯文人的样子,但骨子里就是个败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苏羽棠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呵,他也叫老子了,还说今晚有新到的干净妹子,你说他说的是不是宝宝?”

    其实是他问她秘书得到的信息,在他刚才给她发消息的同时她秘书回过来的微信,促使他无论如何也得抓到她。

    “啊~什么?~哈~,”苏羽棠要迷糊了,脑子处理不过来信息了,身体不再躲避,人变得昏聩无能。

    江睿见她顺从了很多,松开压住的双手,一手继续在她穴道里抽插,另一手快速解开裤子,拿出硬挺的鸡巴,将定制品戴在鸡巴上。

    这是他从苏羽棠手机私自分享过来的微信,那家定制情趣用品的主理人,他说了他的困扰,主理人让他量好他鸡巴的尺寸报给她,专门为他定制的类似锁精环的一种,一个宽约五六公分的抵挡圈。

    主要是为了保护苏羽棠的,抵挡鸡巴全根进入穴道,上面还有滚珠,能摩擦到肉瓣和阴蒂。

    抽出穴道的手指,将风衣和衬衫半掀,捧起她的屁股,鸡巴快速插进小逼。

    “额~,”苏羽棠被他的重插抑制住了呼吸,“好~胀,”话还没说完他就不停抽插起来。

    鸡巴被无数湿热滑嫩的软柔包裹,江睿要美死了,心里的怒气被这种爽感消退大半。

    不间断的顶腰肏弄,有了保护圈,他可以不用控制力度,随意乱肏,保护圈还会撸上他鸡巴的根部。

    他享受的低喘,“哈~宝宝,好舒服啊~,”他爽的不自觉出声道。

    听的苏羽棠咬唇,撑在墙面的手也紧握成拳,她肉体在酥麻,理智却在发毛,这是在停车场啊,她们也太胆大了,她极力咬唇抑制哼唧声,只能持续用鼻腔喘气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她比以前更容易来感觉,她太奇怪了,江睿基本都在重顶她,顶的她身体往前一弹一弹的,可她也没觉得小腹痛,反而肉瓣和阴蒂更刺激了,简直就是在高潮的边缘晃荡。

    江睿松开她的小屁股,她高翘的小屁股依旧保持着被肏弄的姿势,腰肢弯曲的弧度隐匿在风衣之下。

    他长腿半曲,上身微微往后仰,头往下低,看着鸡巴来回在穴道自由驰骋,锁精环已变得水汲汲的,看的他眼热极了。

    “宝宝水真多,老公都快堵不住了~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完全抑制不住了,哼唧声从喉腔发出。

    大掌顺着衣服往上滑摸去,摸上她滑嫩的肌肤,纤细的腰肢,弯曲地脊背,下伸,两只奶子完整地包裹进他的大掌,他不停抓揉着。

    接着他抓着她的奶子将两人的身子紧密贴合直立,劲腰不停的肏弄。

    “噗叽啪叽”的声音和她们的喘息声在空旷昏暗的停车场中扩散,又完全传进她们的耳里,击打着感官。

    苏羽棠穿着高跟鞋的脚被迫脚尖站立,江睿站的更直了,她脚几乎要离开地面了,顺直的双腿因他的肏弄一开一合。

    这样的穴道紧的让江睿分分钟想射精,庆幸他戴了锁精环,更加大力去肏她,揉胸的手也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啊~!”苏羽棠的高潮来的又猛又烈,脑袋和身体被炸麻了,脚乱甩,甩掉了高跟鞋,身体不停在江睿怀里扭蹭。

    穴道挤压的江睿享受极了,由鸡巴带来的酥麻感蔓延至全身,不用竭力控制他也射不了精,但依旧有类似射精的愉悦感,更能继续肏。

    “宝宝棒死了,爽死我了,宝~宝,”他的声音又磁又低。

    江睿抱的更紧了,也肏的更起劲了,简直想把她肏进身体里。

    苏羽棠的理智回拢,“疼~,”她的脚在空中,靠的是江睿抱着她,她撑在墙面的手,穴道里的鸡巴还有抓胸几个支点固定在空中,导致她的胸被捏的有些痛。

    “哪疼?”

    “胸~。”

    江睿刚准备弯身放下她,“别,我鞋掉了~,”

    “踩我脚上。”江睿瞬间懂她不想踩地上。

    将轻轻放下她,她垫着脚尖踩在江睿的皮鞋上,刚踩定,江睿就高速肏弄抽插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苏羽棠又高潮了,她快爽的没有力气了,腿软到全靠江睿扶着,抱着。

    空旷的室外环境,昏暗的灯光,无疑例外全面刺激着两人的感官体验,都是绝佳体感的享受。

    她的理智在爽与羞赧中来回切换,对江睿的骚话时而回应,时而闭嘴,叫声一会高昂,一会压抑。

    肏弄良久后,苏羽棠实在累的没有力气了,催促江睿快点射。

    “宝宝想要老公射,说点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她眉头被肏的乱拧,她感觉穴道都要干了,啪叽声都不是那种有水感的了。

    “睿哥哥,哈~你射给我好不好?”她只得刺激他。

    听的江睿勾笑,“宝宝多说几句,老公就射给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嗯~睿哥哥的大鸡巴~太厉害了,哼~哼~再不射,就要把~我的小逼戳烂了~,”说的她潮红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宝宝的小逼耐操的很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不知道该说啥了,松开一只撑着的手,滑摸上她小腹上的长包。

    刺激的江睿鸡巴不间断地在穴道抖动,爽的他连连抽气。

    “嘶~宝宝想要老公的命吗?”他伸手抓上她的下颌,将她搂进怀里,在她耳边低语,“宝宝太会了吧!”声音既欲又满是缱绻。

    “我会~那你还不射?”苏羽棠穴道都要麻到快没有知觉了。

    “舍不得射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想翻白眼都没力气了,又听他说,“宝宝以后我们能不能多在外面做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没什么理智了,哼唧两声,“行,你快射吧~,”她的声音轻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好,宝宝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睿伸出一只手摸上锁精环调松,开始大力肏弄了几十下,一手摸奶子,揪奶头,一手摸阴蒂,想要跟她一起高潮。

    但苏羽棠的身体实在太累了,充血太过频繁,她的阈值已爆破。

    江睿在穴道击射出精液,她没有高潮,耳里听着江睿高潮射精的嗯啊声。

    他边享受射精快感边舔上她的耳朵,再舔到耳垂,“宝宝~,我好……,”

    “别宝宝了,我站不住了。”她虚弱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身体退离,“啵”的一声抽出鸡巴,把她的风衣裹好,双手配合将她公主抱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呼~,累死我了。”她的身体总算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宝宝把老公鸡巴放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抱离一些,给她留出空隙让她下摸。

    苏羽棠摸上他湿黏黏的鸡巴,还没怎么软,摸到根部有个环,她取了下来,举到她们之间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锁精环。”江睿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羽棠微微高呼一声,难怪他今天这么久,都要把她做死在这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再用了!”她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时间就够久了,加上这个,你是想累死我啊?”她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江睿得意勾唇,“戴这个是为你肚子着想,不然老说我肏痛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羽棠想想这次小腹确实没有痛感,以前多多少少小腹都会痛,“那时间也太久了吧,你还有没有点人性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公下回注意。”下回他把锁精环调松点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哦,别再像这样了,人真受不住~。”她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苏羽棠继续把鸡巴放进他裤子里,拉上拉链,扣好扣子。

    江睿抱着她往他的车走去,刚走几步,她就在他怀里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睿停步看了两眼她的疲倦的容颜,亲在她额头,“宝宝,我好爱你。”把刚才没有说完的话再次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就看她的眼睑微动了一下,他明了淡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