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着看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孤雌(nph) > 34.小三
    “那你不就是小三咯。”琥珀喃喃自语,没想到这细小的声音被敏锐的兽耳捕捉到。

    “小三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夸你的意思。”琥珀一屁股坐在床上,开始胡编乱造,“在我们那里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所以三是非常厉害的,说你小三,就是夸你厉害。”

    解释得非常好,非常完美,琥珀头一次佩服自己临场发挥的能力。

    艾米被唬得一愣一愣的,真信了,昂起头有些得意,却装作天天被夸好烦啊的不在意,“算你有眼光,我确实是小三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。”她敷衍地说,还偷偷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艾米已经可以靠自己勉强坐起来,她不禁感叹这惊人的恢复力,不知道是药的作用还是他自己恢复力太好。

    反正他看起来没事了,琥珀想去洗个澡,汗黏腻腻的很不舒服。她问艾米借浴室和毛巾,没得到回应,看起来还在气头上,那她直接大喇喇用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琥珀裹着浴巾出来,看见艾米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脸红扑扑的,呼吸粗重。她走过去想探探他的额头有没有发烧,手还在半空就被他敏锐察觉到。

    艾米死死盯着她,语气不善,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发烧了,伤口感染了吧。”琥珀有些担心,毕竟和她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”艾米故作轻松地站起来,向浴室走去,脚步虚浮,“没事就快走。”

    随便吧,猫抓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琥珀躺在床上,准备休息一下再走。

    “快去把你的衣服给洗了,全是汗。洗完赶紧走。”艾米从浴室里拎出几件衣服,不耐烦地催促她,再一看,自己的床被鸠占鹊巢,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洗你自己的衣服时,不能顺手洗一下吗。”

    艾米被她的无耻气笑了,“让我给你洗衣服?你怎么好意思的,你都把我折磨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,而且我现在很累,嘴巴也痛。我的衣服都是伊莱亚斯给洗的,他洗的很干净还很香。”琥珀翻身背对着他,开始耍无赖。

    “衣服又不是用嘴洗。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,这大半夜的,难不成我现在去找伊莱亚斯过来给你洗吗!”他吼道。

    她不甚在意,伊莱亚斯还能顺便把她送回宿舍,“哦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能来,我这个月生活费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要提前准备好。”琥珀冷笑。

    他用剩余不多的宝贵魔法传信纸给伊莱亚斯传信,他不信伊莱亚斯会来给这个人类洗衣服。

    结果他真的来了,在传信完毕后的几分钟内,速度快到让人不敢置信。在此之前,他给伊莱亚斯送的所有信都杳无音讯。

    艾米头发都炸起来,骂不了琥珀,他只能把怒气对准伊莱亚斯,在一旁气急败坏地骂道:“伊莱亚斯你脑子有病吧,你赔我生活费!”

    伊莱亚斯充耳不闻,略过他径直去床那边,心疼地看着琥珀的嘴巴,血凝结成块,固在被咬烂的唇上。

    “一定很痛,都是我不好。”伊莱亚斯都快要落泪,俯下身罩住她,细密的吻落下,吻到唇角时小心翼翼,暖流抚过嘴唇,伤口愈合。

    艾米瞪着他,控诉道:“明明我伤的更重好吗,你也不给我治治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去死也没有人在乎。”伊莱亚斯懒懒抬眼看他,拿出魔杖狠狠捅他脖子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痛得蹲下身,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得意地看向伊莱亚斯,用炫耀的语气刺激面前的人,“我可是小三。”

    “小三?”伊莱亚斯不解,第一次听到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琥珀说是很厉害的意思,他夸我厉害。”

    伊莱亚斯又惊又气,凭什么夸他厉害,“什么?怎么看我都更小三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问问,我们两个到底谁小三。”

    琥珀头疼,都怪自己这张嘴,居然有人在争小三的名头,她不得不扬起十二分笑脸,说他们两个都很小三。

    没完,两个人非得争个高下,琥珀看不得这种小学生式的吵架,捂着耳朵说自己要回宿舍睡觉了。这才结束这场无聊的纷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学时,琥珀没有在班里看到艾米的身影,第三天也如此。她感觉有些不对劲,要不就是他被伊莱亚斯谋杀了;要不就是他伤口感染,发烧晕倒在宿舍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不管哪一种,都和她有关系,她感觉自己成了帮凶。

    好烦,得去找找他。